a

分享一个有些沙雕的脑洞

【ooc属于我】

“哎,你…你要不要做大哥的女人?”眼前染着灰发装不良的女孩分明只有十六岁,说话时眼神闪烁,揣进衣兜里装酷的手不安地捏紧了口袋内里。

“做你个头啊!”刚下班就被堵在角落的陆老师这会儿抛开了课堂上的优雅从容,挥着手提包差点就敲在女孩头上:“侬脑子瓦特了?侬清醒一点好哇?”

        又爆了几句家乡话之后,陆婷压着火拨了通电话。没过多久,放了假正在家里休息的优秀毕业生吴宣仪赶过来,跟她道歉之后揪走了孟美岐。

“都怪你今天不跟我一起回家,害我被班里那个死小孩堵着告白了!”陆婷站在玄关,一边换鞋一边不满的抱怨。

“哎哟哟,不生气,怪我怪我。”倚在墙上看她换鞋的冯薪朵接过她手里的菜,给年下顺毛:“那陆老师怎么解决的这次危机呢?”

“还不是多亏了你的小高材生。”陆婷抬头刮了她一眼。

“宣仪啊。”冯薪朵瞬间了然:“这小孩鬼点子可真多。”

“老娘好歹也是当年嘉兴路的扛把子,居然让这个小鬼给调戏了!”

“是是是~”冯薪朵乖巧的附和。

“傻笑什么,饿死了,去厨房给我打下手。”没舍得敲在自家学生头上的手提包毫不留情的砸向冯薪朵,被她身手敏捷的接住。

“来了来了~”

       隔天孟美岐请了假没来,等她再次在学校里出现时,头发已经染回了黑色。

       冯薪朵收拾好教案走出教室,被她拦在楼梯拐角。

“怎么了?这次是要跟我表白?”

“没有没有,”孟美岐拼命否认:“只是想拜托老师帮我跟陆老师道个歉。”

“道歉就不用啦。下次你再把女朋友惹生气了,给你支招可以,但是,”冯薪朵笑着眯了眯眼:“你要是再招惹我女朋友,就别怪我下黑手啦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搞河又搞创使我身心愉悦